請大家幫幫忙,救救我妹妹 女童姐妹哭求大家伸援手,有力出力有錢出錢,兩樣都沒有的話,按個分享讓更多的人看見!【籌款】

2017年12月25日     2733     檢舉

李傑文(右)呼籲民眾慷慨解囊,為家銓籌得醫藥費,左起為陳仁傑、佳妤和莉盈。

(八打靈再也23日訊)請救救她,讓她的生命有take 2!

8歲女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3度復發,必須動手術進行骨髓移植,急需60萬至90萬令吉手術費與其他費用,否則性命不保。

女童陳家銓是在2011年證實患上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接受治療,豈料在2015年再度復發,接受治療到今年8月,被院方告知可停藥,唯在短短2個星期內卻再次復發,令家人措手不及。

女童父親陳仁傑(43歲)今日在晨光愛心隊隊長李傑文陪同下,接受記者訪問時希望公眾慷慨解囊,為女兒籌募醫藥費。

李傑文說,原本在國大醫院(HUKM)接受治療的女童,唯院方缺乏相關專科,已將她轉送梳邦再也醫療中心(SJMC),病情一度有好轉;但家銓昨日吃湯圓後竟多次嘔吐和排血尿,今日被送到加護病房。

「家銓保險醫藥費頂額是每年7萬5000令吉,唯這次入院後,目前已花了4萬令吉。」

他說,其父母為批發蛋糕原料的自僱人士,每月家庭收入約6000令吉,無法負荷龐大的醫藥費。

「醫生說家銓必須進行骨髓移植,所幸在台灣慈濟協助下,終於找到配對骨髓,但除了骨髓移植費用,術後也需用藥來抵抗外來骨髓的排斥性,每套國外入口的藥物需7萬至10萬令吉,要視家銓情況需要多少藥。」

他說,陳仁傑一度想放棄女兒,幸獲得血癌權威的主診醫生鼓勵,認為還有一線希望,讓他為女兒再堅持下去。

陳仁傑與太太韋慧玲育有4名女兒,分別為佳汶(11歲)、佳妤(10歲)和莉盈(6歲),家銓排行第3。

佳妤談到妹妹病情時,不禁落下眼淚。

陳仁傑想起女兒遭遇,難掩淚顏。

姐妹哭求大家伸援手

陳仁傑說,以往家銓入院時,他都對其他女兒聲稱家銓血裡面有蟲,直至今天她們才知道家銓病情嚴重,並意識到隨時可能失去這位姐妹,紛紛在現場聲淚俱下。

二女兒佳妤說,以前都是妹妹陪她一起玩,現在知道妹妹病重,真的很傷心。

「請大家幫幫忙、救救我妹妹,我要妹妹好起來,跟我一起玩!。」

大女兒佳汶則不願面對媒體,而小女兒莉盈也在記者會中落淚。

陳仁傑說,家銓雖從小就患病,但堅強又開朗,直到長大懂事,她意識到病情轉壞,最近才變得比較沉默,常對父母時露出無奈的神情。

「家銓喜歡畫畫,也學過彈琴,但是每次卻堅持不久,因為她常發燒需要送院治療,8年來,她沒真正享受過什麼。」

陳家銓週五吃湯圓後便多次嘔吐,被送入加護病房。

陳家銓個性開朗堅強,在病床上依然愛搞怪。

陳家銓平時可愛活潑,相當討喜。

陳家銓(右)在校和朋友相處時笑容滿面,個性樂天。

冬至帶家銓出外吃團圓飯

李傑文說,在家銓入院後,由於週五是冬至,媽媽慧玲週四還特地請醫院給她2個小時,提早帶家銓出外吃團圓飯。

「雖然對很多人來說,吃團圓飯是一件很平常的事,但對陳家來說,能在一起吃頓團圓飯是一件難事,因為每年年尾她都在醫院度過,對她們來說,要全家一起吃飯,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,而且不知道下一次會是幾時?「

他也說,慧玲週五特別攜帶湯圓到醫院給家銓吃,就是為了讓她感受佳節和團圓的氣氛。

他週六在晨光愛心隊隊長李傑文陪同下,召開記者會披露,女兒家銓在2歲即2011年時確診患上血癌,並在國大醫院(HUKM)接受一系列的抗癌治療,不料在2015年血癌復發,再度入院接受新的療程,直至今年的8月份才全數完成。

完成療程3周二度復發

「醫生為女兒驗血,檢驗結果良好,便囑咐我們不必再喂女兒吃抗白血球的藥物,之後我們每個星期都帶女兒回醫院複診,就在第三個星期,醫生突然告知病情復發了。」

第三次復發,癌細胞異常活躍,來勢洶洶在家銓小小的軀體內肆虐,主治醫生坦承病情已經到了藥石無靈的地步,眼看女兒的生命慢慢流逝,隨時都會走到盡頭,陳氏夫婦感到非常恐慌,卻又無可奈何。

就在兩人打算放棄治療,好好陪伴女兒走完人生最後的路途,主治醫生推薦梳邦再也醫藥中心的血癌權威教授,該名年屆古稀的醫生曾經治癒過許多癌症末期病患,這一消息猶如在沙漠中看見綠洲,振奮了夫妻倆的士氣,決定陪著家銓再拼搏一回。

然而,龐大的醫藥費讓陳氏夫婦一籌莫展,家銓日前甫送進該私人醫院就已經繳付了近4萬令吉的住院、加護病房及單次化療費用,這還不包括接下來所需的醫藥費及化療療程費用。

陳仁傑指出,他與太太韋慧玲從事蛋糕原料批發的工作,每月收入6000至7000令吉,但這僅夠負擔一家六口的基本開銷,即便把唯一的房子賣了都趕不上醫藥費消耗的速度。

醫藥卡額度不夠用

「我們有幫家銓購買醫藥卡,但是醫藥卡額度有限,一年只有7萬5000令吉的固打,在女兒轉進私人醫院後,我一周就用掉了4萬令吉,醫藥卡的保障及我工作賺的錢根本無法應付醫藥費。」

根據私人醫院估計,骨髓移植手術加上術後昂貴的藥物注劑等費用,大約需要60萬至90萬令吉。

改名盼帶來好運

陳仁傑指出,當初也是因為家銓的病情,才讓夫妻倆萌生懷第四胎的念頭,想著幼女莉盈的臍帶血或能挽救家銓的性命,然而,三個女兒的骨髓皆與家銓不匹配。

「女兒原名是家萱,但是師傅說這個名字不好,所以就換了『銓』字,只要別人說什麼好,我們就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去嘗試。」

想讓女兒重獲新生 盼各方助籌醫藥費

陳仁傑略帶愧疚的說,女兒從出世到現在從來沒有享受過什麼,生活都被藥物和化療圍繞,更沒有機會到學校好好學習。

「從2歲開始她就經常要進出醫院,沒有辦法好好上學,二年級只上了幾個月的課又進院治療。」

為此,他懇切希望能夠為女兒籌到醫藥費,為女兒搶一張新生命的入場票,如今他只求能夠延續家銓的生命,只要孩子能夠生存,他別無所求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

相關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