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農村公婆來城裡帶寶寶,不到一個星期,我把他們又送了回去

2017年12月26日     1006     檢舉

我和老公子濤是大學同學,我們從大二開始戀愛,子濤家在農村,他自知家庭條件不好,畢業後努力工作,用了五年的時間,終在我們上大學的四線城市首付了一套80多平的房子作為婚房,兌現了當初的承諾,娶了我。

婚後第二年,我生下了可愛的女兒,產假結束,要回單位上班了,我和老公把鄉下的公婆請來幫我們帶寶寶。

有公婆幫襯我們帶寶寶,我感激不盡,可對於他們帶來的一些老舊習俗,我確實打心底里難以接受,我很不放心地和公婆交代要科學帶娃,老一輩的陳舊做法我們就不要了,婆婆滿口答應著。

可有些東西已經根深蒂固,我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婆婆開始一點點對寶寶進行改造:

首先,把我買的寶寶枕丟掉,換上又厚又硬的書,說這樣給寶寶睡頭,長大了頭型好看;接著又用毛巾裹住腿,像打了繃帶一樣,說是這樣長大了腿直。我傻眼了,這不是虐待嘛,孩子得受多大的罪,可能我當時太緊張,語氣也重了些,因此,我和公婆第一次發生口角,吵了一架。

那次之後,老公給公婆深深地上了一課,講了一些醫生囑咐的科學育兒常識,婆婆雖然很不高興,卻點頭應允著,表示接受。接下來的幾天,我注意到婆婆都按照老公說的在做,我心裡總算鬆了口氣。

一天我下班回家,在門口就聞到一股怪怪的味道,好像燒糊了什麼。我打開房門,進屋看到婆婆抱著寶寶,公公拿著勺子喂寶寶喝水,我正納悶,明明有喂水奶瓶,為什麼要這樣喂?

只見婆婆手裡拿著小勺一口一口往寶寶嘴裡喂,寶寶吧唧吧唧嘴直往外吐,皺著眉頭咧嘴要哭。

我趕忙走近瞅碗里的水:「這是給孩子喝的什麼?」婆婆說:「孩子不是有點拉肚子,這是炒糊的小米麵,泡水喝治腹瀉。」

我急了一把奪過碗:「媽,孩子這麼小怎麼亂吃東西。」抱著娃的公公很不樂意訓我,說我激動啥,爺爺奶奶會給自己孫女吃毒藥不成?

婆婆也理直氣壯的說:老家的娃娃都用這個方法,包括我老公小時候鬧肚子也都是喝這個方子。我頓時氣的腦袋嗡嗡直響,天吶!我才出滿月的寶寶竟然在喝焦米糊,這有什麼科學根據?這麼小的孩子輔食都不能添加,怎麼可以隨便喂燒糊的糧食?越想越可怕,我發瘋似的一把奪過孩子抱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當天夜裡寶寶就哭鬧得厲害,還嘔吐了兩次。我和老公趕緊把孩子送到了醫院,公婆不放心也跟著來了。

醫生得知寶寶喝了焦米糊一邊搖頭一邊嘆氣:「胡鬧!這些東西管用,還要我們醫生幹麼?這麼小的孩子腸胃十分嬌弱,本來就腹瀉再給她灌上焦糊的輔食能受得了嗎?你們太愚昧了!」

我抱著寶寶心疼的直流眼淚,公婆也沒有了之前的理直氣壯。折騰了兩天,寶寶出院後,婆婆提出要回鄉下,我當時沒有吭聲,老公看看我,又看看公婆,然後出去了。晚上,老公把次日的火車票買回來了。

第二天,老公一早去了外地出差。我把公婆送到火車站,火車徐徐開去,透過車窗,看到婆婆在抹淚,我心裡也很難受,揮著手,哽咽著說:爸,媽,保重身體……

相關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