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特幣5天蒸發1萬億的黑手:大佬清倉跑路 操控者白鯨浮出水面

2017年12月27日     2238     檢舉

原創 AI財經社

文|AI財經社 李玲

編|楊舒芳

當2017年進入倒數時刻,比特幣又迎來了一輪大動盪。這次動盪使得一周前比特幣期貨上線帶來的利好蕩然無存,也是中國禁市後,比特幣價格創造的最大幅度下跌。

12月22日晚十點左右,比特幣單價全網跌至最低點——10852美元,較5天前的最高價21644美元,跌幅達49.9%。近乎腰斬。從其價格趨勢圖來看,此次暴跌早有預兆,從12月17日比特幣價格升至最高點後,曲線就一直呈下降趨勢。

僅僅5天,比特幣從近3800億美元市值回落至1900億美元市值,相當於5天蒸發了一個市值1760億美元的Visa。

目前,比特幣價格已回升至13000美元區間,最新價格為13716美元。但此前華爾街之狼爭搶比特幣期貨的利好也就此消失。此次暴跌,也映證了比特幣價格波動並不僅僅是信心問題,更多的因素來自於其內部的變化。

價格腰斬 市值縮水近2000億美元

12月21日,主攻數字貨幣的對沖基金Pantera Capital CEO公開預言,比特幣在進一步創造價格新高之前,可能會下跌50%。作為比特幣的早期投資者,他從比特幣價格僅為72美元時開始重倉,並且堅信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仍處在非常早期的時候。

12月22日,預言成真,比特幣價格暴跌。以0KEx的報價為例,僅從12月17日晚十點到12月22日晚十點,比特幣價格從21030美元/幣跌至10852美元/幣,跌幅達48%。

並且,比特幣的價格曲線圖顯示,從最高值至最低點,下降趨勢相當平緩。這和以往大不同。之前的多數時候,每次價格進入突破性階段,總會伴隨多次漲跌交叉。

左圖為此次下跌趨勢,相對平緩。右圖為比特幣突破1000美元時價格趨勢,價格漲跌交叉多次。

按此前最高均價21000美元/幣計算,至12月17日,流通的比特幣總市值已到3640億美元,僅比世界企業排行榜第五名、市值3681億美元的亞馬遜少41億美元,是世界首富比爾蓋茨900億美元資產的4倍還多。

但這個輝煌的數字在5天後成為泡沫。12月22日,比特幣價格跌至最低點10852美元,按此計算,總市值僅為1881億美元,5天蒸發1759億美元,相當於蒸發了一個市值1760億美元的全球性信用卡公司Visa。

目前,比特幣價格已經回升至13500美元/幣,與12月22日最低點相比,上漲了24%。但動輒憑空創造千億市值,或短期蒸發上千億,比特幣似乎正呈現出越來越多「鬱金香泡沫」的特徵。

並且,這種特徵還延續到了幾乎所有數字代幣。12月22日下午開始,虛擬代幣市場出現集體暴跌,比特幣、萊特幣、以太坊等多種虛擬代幣平均跌幅均超30%。

韭菜損失慘重 創始人清倉

價格太高的預警和再創新高的期望,成為比特幣突破20000美元後的業內兩極意見。對於把它當做投資風口的投資者來說,這場暴跌是一場突然而至的災難。

「剛進幣圈,前幾天充值了10萬,現在變四萬,太尼瑪兇殘了!」

散戶投資者跟著風口入場,卻被利空導致的暴跌虧損逼退。韭菜被收割,大佬卻早已遠離風暴中心。

早在12月19日,世界最大比特幣交易平台之一的Bitcoin.com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清倉了自己手中所有的比特幣,轉而投資了比特幣現金,他稱「比特幣是目前你能想到的最具風險的投資」,並認為隨著比特幣價格猛漲,投資者大量湧入,比特幣原有區塊的處理速度將導致手續費過高及交易時間過長。

上述人士所說的問題是比特幣發展的痼疾,也直接導致了比特幣分叉亂象,BTG(比特黃金)、SBTC(超級比特幣)、GOD(比特幣上帝)等分叉幣層出不窮,分叉者只需前期做做宣傳,扣上比特幣的帽子,就會有投資者進入,割韭菜相當容易。

事實上,比特幣交易費率幾乎每三個月翻一番,現在比特幣交易至少需要4.5個小時才能全部完成。公開報道顯示,近期比特幣的單筆交易費達26美元。這意味著,散戶投資者不僅成為韭菜,還會成為平台手續費的主要貢獻者。

無獨有偶,在Bitcoin.com聯合創始人清倉比特幣前,萊特幣創始人Charlie Lee亦清倉了其所有的萊特幣。Charlie Lee稱,只要他在推特上發布關於萊特幣價格的信息,都被指責是為了「個人利益」而談論這些話題,為了找回在推特上暢所欲言的「權利」,他「賣出並捐贈」了所有持有的萊特幣。

個人言論影響一個幣種的走勢,看起來有點誇張,實際上卻是虛擬數字幣多次暴漲暴跌的直接原因。這也間接印證了,虛擬貨幣行業仍舊處於不太成熟的早期階段。

白鯨:至關重要的1000人

根據AQR資產管理公司此前公布的數據,世界上40%的比特幣掌握在約1000個人手中,這些人在行業內被稱為白鯨。即使按照比特幣現價,這些白鯨擁有近一半的比特幣資產,平均每人身價至少1億美元。

40%的比特幣掌握在1000個人手中,意味著這1000人可以聯合操縱比特幣的價格。並且,以目前情況看,比特幣大宗玩家都是早期玩家,很大可能早已相互認識或熟知。

AQR前執行董事布朗稱,「白鯨們會同步行動或預先溝通。很多大佬都彼此熟悉,在比特幣早期還不為人知的時候,他們就通過比特幣互相認識,所以很有可能會聯合起來控制市場走勢。」

此外,華爾街之狼搶占比特幣期貨市場,比特幣做空工具誕生,一定程度上也成為影響比特幣價格的重要因素。本輪比特幣價格下跌開始於12月17日,與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上線比特幣期貨的時間吻合。

除了韓國對比特幣進行「圍剿」,比特幣的價格影響因素正逐漸呈現複雜而多元的趨勢。一方面這使得比特幣價格頻繁波動,另一方面也在促使虛擬貨幣行業逐步走向成熟。

相關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