幫華為貼牌狂賺4億歐元 徠卡今年居然賺了大錢?

2017年12月27日     1840     檢舉

GEEK研究所

年底了,你喜歡的攝影品牌今年又新發布了哪些相機鏡頭?這成為每個攝影愛好者津津樂道的話題。

今天我們就來說說擁有尊貴德國血統的百年老店——徠卡。

月初,徠卡在官網上悄悄發了一紙聲明:《徠卡相機在 2016/2017 財年創造了強勁的收入增長》。據悉,徠卡在整個財年實現了近 4 億歐元的收入。由於收入增速超 6%,徠卡逆轉了全球相機市場總體在同期下降約 10% 的趨勢。

徠卡的 CEO 說:中國是我們的頭號增長市場。除了進一步和華為合作,還進軍了眼鏡領域。

表現如此搶眼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只要仔細分析徠卡財報和徠卡的新品發布慣例,就不難發現,M 相機已經到了 4 年一更新的空檔,無反相機則是一種嘗試。徠卡的大部分營收來自於國產手機廠商華為,華徠士已經來到了第三代產品,徠卡甚至不惜將 SUMMARIT 的名號「租借」給華為使用。

華為 P10 上銘刻的「SUMMARIT-H」字樣

題外話:這裡要說明一下徠卡鏡頭任性又森嚴的命名規則——徠卡以最大光圈值為鏡頭命名。例如,「HEKTOR」是鏡頭設計師 Max Berek 的寵物狗名字,「Summarex」中的「rex」是另一隻狗的名字;「SUMMILUX」是光圈達 F1.4 鏡頭的專屬名號;「SUMMICRON」只給光圈達 F2 的鏡頭使用;「SUMMARIT」給光圈 F2.5 和 F2.4;「ELMARIT」給光圈 F4。

華為 P10

除了跟華為合作、進軍眼鏡行業、推出一些跨界潮品(如 F0.95 耳機)之外,徠卡今年也發布了不少招牌貨,這就來盤點一下。

史上最薄的數碼 M——徠卡 M10

經歷基本版 M(Typ240)、高端版 M-P(Typ240)、簡化版 M(Typ262)複雜的命名和定位後,M 系列旁軸相機總算步入了正常的數字命名順序——忽略在徠卡迷心目中地位最低的大 M,從 M9 到 M10,已經過去整整 8 年。

這是最薄的數碼 M,和當年的 M4 一樣的厚度,增設的 ISO 轉盤像倒片撥盤一樣。

左為膠片機 M4,右為數碼機 M10

德味無反相機——徠卡 TL2

從 T 到 TL,說變也沒變。這對徠卡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,不斷刷機的目的也很明確。好在當初 T 卡口和 S 卡口通用,這對任性有錢的徠卡玩家來說是好事。

被徠卡粉絲稱為「史上最丑外觀」——徠卡 CL

TL 和 CL 都是徠卡的 APS-C 無反相機系列,只是 CL 多了電子取景器,但正是這個突兀的取景器,讓不少徠卡粉絲們覺得這是最丑的設計敗筆。

儘管為全金屬外殼,但從這張照片上手照來看依然塑料味不減

徠卡官方將 CL(右)與 M3(左)的外觀做類比

無腦限量版——徠卡 V-Lux 114 探索者版

V-Lux 是松下 FZ 系列換殼,不提也罷。

顏值刷漆版——徠卡 Q 銀色版

徠卡 Q 擁有很多臃腫,28mm 的全畫幅焦段也被視為最昂貴的掃街利器。對焦 OK,光圈有競爭力,微距切換還有彩蛋。是一部跟上時代且不遜於日系同等級別的好相機。

復刻版 Thambar 90/2.2

在潮流領域,「復刻」兩字就意味著「圈錢」,沒賺夠再來一波。但在徠卡這裡,還有滿滿的情懷。1935 年徠卡曾推出一款柔焦鏡頭,現在徠卡重新設計生產。不用問了,天價。徠卡在乎出貨量嗎,並不。

夜神新成員 Noctilux-M 75/1.25 ASPH

徠卡的 50mm 夜神有好幾代了,如今再添一員,就是這枚 75/0.95,今年徠卡的人像鏡皇。超過兩斤的重量,最近對焦距離不到一米,讓人望價興嘆。

Noctilux-M 75/1.25 ASPH 鏡頭剖面結構,特殊鏡片眾多

以上的五機兩鏡,囊括代表徠卡脊樑的 M 旁軸相機、這幾年很流行的無反相機、刷漆換殼坑土豪的限量版、炫肌肉的夜神系列大光定、不知所云的情懷柔焦鏡頭。整體來看還算豐富多彩。

許多人說徠卡固執又迂腐。但事實上,膠片時代的徠卡不乏激進的基因:發明 135 便攜相機,第一個將 135 膠片塞進相機的品牌,充滿生命力又無比可靠的聯動測距對焦方式。即使在今天,徠卡也在不少產品上體現出這種激進的基因:徠卡 T 的全觸屏操作充滿了未來感;徠卡 Q 的自動對焦讓它看上去十分不徠卡;堅持不生產 AF 鏡頭,專心挑戰大光圈鏡頭技術。

最後,德國人的嚴謹認真和高昂人力成本,帶來了高價格。而正是那一個個天文數字,成了大家詬病它的理由。但如果從品牌的角度想:如果不賣這麼昂貴,如果有一天人人都買得起一台徠卡,那一天也會是徠卡的滅亡之日吧。

相關閱讀